云軒閣 > 網游競技 >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游戲 > 第八百零六章 初見星之彩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pscarchitects.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這時,尹恩也來到了鐵匠鋪,“房間里我都搜查過了,什么有用的線索都沒有找到。”

    劉星點了點頭,指著地上的腳印說道:“尹恩,你覺得這會是誰的腳印?”

    尹恩眉頭一皺,沉思了片刻之后說道:“劉秦東?”

    “沒錯,我也覺得這應該是劉秦東留下的腳印,因為在這段時間能穿著男士運動鞋進入這里的人應該就只有劉秦東一個了。”劉星嘆了一口氣說道。

    尹恩拍了拍劉星的肩膀,開口說道:“說不定這是楊璇竹讓劉秦東來這兒拿東西呢?又或者是楊璇竹喜歡穿男士運動鞋呢?”

    劉星白了尹恩一眼,無奈的說道:“尹恩你就不要為了安慰我而在這里瞎扯淡了,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那么當時劉秦東肯定會給我提起這件事情,所以我現在懷疑就劉秦東才是蛇人的信徒,而楊璇竹一家則是被害者。”

    尹恩聳了聳肩,笑著說道:“那好吧,俺也一樣。”

    劉星也是一笑,走到了那個柜子前面。

    這個有些破舊的柜子高度也就在兩米左右,和常見的衣柜看起來差不多,但是這個柜子出現在鐵匠鋪里就有些格格不入了。

    至于柜子的內部空間除了一根用來掛衣服的木棍之外,就已經別無他物了。

    這果然是一個衣柜。

    劉星再次看了看鐵匠鋪的室內擺設,發現鐵匠鋪內除了這個衣柜之外,就沒有其它畫風不對的物品,所以這個鐵匠鋪并沒有因為廢棄而被改成雜物室,因此這個衣柜才會被放在這里。

    這也就是說,這個衣柜是被楊璇竹一家特意放在鐵匠鋪里的,至于楊璇竹一家為什么會這樣做,那就應該和原本在柜子里的東西有關。

    劉星打開手機照亮了衣柜的內部,發現在衣柜的底部有一個圓形的印記,其周圍都是灰塵。

    這個印記也就拳頭大小。

    劉星眉頭一皺,一時之間也不能確定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一個小瓶子?

    看來還是得見到實物之后才能夠確定這是什么了。

    劉星將自己的發現告訴給了尹恩。

    “我覺得這應該就是一個瓶瓶罐罐吧,里面可能裝了某種蛇人需要的材料,所以劉秦東才會來偷這個小瓶子。”尹恩猜測道。

    就在這時,一聲口哨從右邊響起。

    劉星與尹恩立刻來到了右邊的房子中。

    等眾人都到齊之后,吹口哨的張景旭便開口說道:“你們都來看看這個,這是我剛剛從房間里找到的。”

    劉星順著張景旭的視線看了過去,發現張景旭找到的是一本破舊的日記。

    因為這本日記的封面上有一個紅章——元洪鎮小學,獎品,1970。

    看來這應該是楊璇竹父親的日記本。

    張景旭打開日記本,繼續說道:“我本來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日記本,但是我很快就發現這個日記本里記載了很多對我們來說有用的線索,比如這一頁。”

    劉星聚睛一看,發現這一頁的日記果然有些奇怪。

    簡單的來說,就是楊璇竹的父親在放學之后回家寫作業,突然聽到鐵匠鋪里發出了一些奇怪的聲音,而這時楊璇竹的爺爺奶奶去鎮上買東西還沒有回來,所以楊璇竹的父親以為是有賊來偷東西,不過因為這時楊璇竹的父親還是一個小孩子,因此楊璇竹的父親就只能躲在一邊,想要看清楚這個小偷的樣子與離開的方向,到時候就可以將這些消息告訴自己的父母,讓他們去報警抓這個小偷了。

    結果楊璇竹的父親在監視了鐵匠鋪幾分鐘之后,就發現鐵匠鋪里的東西突然消失了,而且沒過多久楊璇竹的父親就突然暈了過去,等他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等楊璇竹的爺爺奶奶回家之后,楊璇竹的父親便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和盤托出,結果楊璇竹的爺爺臉色大變,立馬跑進了鐵匠鋪里,不過很快就一臉放松的走了出來。

    在日記的最后,楊璇竹的父親還提起了那個衣柜,說那個衣柜很久之前就等在鐵匠鋪里了,但是自己的父親一直不讓自己打開這個衣柜,而且還特意給這個衣柜上了鎖,所以楊璇竹的父親對此表示非常好奇,但是也不敢冒險去打開那個衣柜。

    看到這里,劉星便把自己在鐵匠鋪里的發現說了出來。

    “這么看來的話,那個衣柜里裝的東西對于鷹嘴山的蛇人來說可能非常重要,從很多年前這些蛇人就嘗試來偷這件東西了,不過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未能如愿,至于楊璇竹的爺爺可能也是因為這件東西而一直沒有離開太來村,看來這件東西并不適合長距離移動。”丁坤分析道。

    一旁的張文兵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這么說來的話,楊璇竹的爺爺身份不簡單啊,平常人怎么會在家里藏著這么重要的東西,而且還和蛇人斗智斗勇。。。不過話說回來,劉星你的那個朋友也不簡單啊。”

    劉星嘆了一口氣,語氣堅定的說道:“是啊,所以我回頭必須得找他好好聊一聊。”

    這時張景旭翻開了新的一頁,“我覺得還是我直接給你們念內容比較方便,一群人聚在一起看有些太麻煩了;這一頁的日記內容和上一頁的差不多,基本上就是楊璇竹的父親認為自己家經常有小偷光顧,但是家里的東西從來都沒有丟過,所以楊璇竹的父親覺得非常奇怪,因此便弄了一些簡單的陷阱放在周圍,想要看看能不能抓住小偷,結果這天楊璇竹的父親發現陷阱被啟動了,不過楊璇竹的父親只在陷阱旁邊發現了一塊鱗片,這塊鱗片比魚鱗什么的大不少,而且質地非常堅硬,他用菜刀都沒有辦法造成劃痕。”

    “果然是蛇人啊。”尹恩忍不住說道。

    張景旭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結果楊璇竹的爺爺發現了這塊鱗片,便直接把這塊鱗片給沒收了,而且還警告楊璇竹的父親不要再在家的附近設置陷阱,免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然后那幾天楊璇竹的父親都被接送上下學,看來應該是楊璇竹的爺爺害怕那些蛇人會報復吧,不過由此可見楊璇竹的爺爺的確是有些能力的,否則他也不敢出面保護自己的兒子吧,畢竟他應該知道蛇人的能力,如果他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他這么做就是在送人頭。”

    “所以你們華夏道門對楊璇竹的爺爺有印象沒有?”尹恩開口問道。

    張景旭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我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去調查了一下楊璇竹爺爺的身份,結果只發現楊璇竹爺爺用的是可能是假身份,因為在上山下山的各種官方名單中并沒有楊璇竹的爺爺,但是在華夏道門的名單中也沒有他的信息,所以我和張哥當時都認為他就是一個蛇人的狂信徒,結果現在看來是我們錯了啊。”

    這時張文兵晃了晃自己的手機,開口說道:“我本來還打算打電話找熟人再去查一查楊璇竹爺爺的身份,結果發現現在的手機信號已經直接歸零了,就連緊急求救電話都打不出去了,看來太來村的信號都已經被蛇人給切斷了。”

    劉星剛想說要不要先離開太來村打電話,結果話到嘴邊就直接咽下去了。

    這種感覺還挺奇妙的。。。

    “對了張景旭,這本日記里有提到楊璇竹的父親是楊璇竹爺爺的親生兒子嗎?”丁坤問道。

    張景旭點了點頭,翻動日記說道:“有的,我記得有一頁日記在說楊璇竹的父親因為被自己的同學嘲笑,所以特意去找楊璇竹的爺爺問了這個問題,結果楊璇竹的爺爺說他其實是他的親兒子,不過因為楊璇竹的爺爺奶奶是在上山下鄉時認識的并相愛,所以在那個特殊時期意外有了孩子的楊璇竹奶奶,只能被楊璇竹的爺爺先送去外地避避風頭。”

    “嘖嘖嘖,沒想到楊璇竹的爺爺也是一個渣男啊,自己的戀人都給自己生了一個孩子了,結果他還在太來村找了一個女人結婚。。。等等,這么說來的話楊璇竹爺爺的那個妻子應該并不是他害死的吧,因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楊璇竹的爺爺應該不是那種人才對。”尹恩皺著眉頭說道。

    張景旭又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我也是這么想的,所以我特意翻了一下這個日記本,發現楊璇竹的父親也問過這個問題,而當時楊璇竹的爺爺是這么回答的——當年楊璇竹的爺爺和他的第一任妻子只是假結婚而已,因為那個女人當時已經命不久矣,不過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導致這個女人必須得將我們所在的這處老宅送給楊璇竹的爺爺,所以為了名正言順,楊璇竹的爺爺只能娶了這個女人當妻子。”

    “這也就是說,楊璇竹的爺爺應該是從那個女人手里接過守護那件東西的責任?”劉星開口說道:“看來那件東西已經在太來村里待了很久了,而且那些蛇人之所以會逃到鷹嘴山里,恐怕也是因為這件東西。”

    所以,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呢?

    就在這時,劉星又聞到了一股臭氧的味道,而且這次的味道比上次更加濃郁。

    難道星之彩過來了嗎?!

    劉星等人對視了一眼,然后便毫不猶豫的離開了房間,重新回到陽光之下。

    而在這時,一群蛇人從旁邊的樹林中竄了出來。

    這些蛇人的身高也就一米五左右,不過它們的身子佝僂的非常厲害,所以劉星估計它們的身長應該接近三米,因此這些蛇人看起來非常古怪。

    雖然這些蛇人都還是披著斗篷,但是劉星可以看出這些蛇人的面相都顯得非常蒼老,而且它們露出來的鱗片都有不少干裂的痕跡,除此之外它們的移動速度比劉星想象中的要慢得多。

    看來這些蛇人應該也已經被星之彩吸收過生命力了。

    劉星等人立馬拿出手槍瞄準那些蛇人,雖然這些蛇人都只拿著一根木杖,但是劉星等人都知道這些蛇人可不是近戰兵種。

    就在劉星準備開槍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kp秩序到現在還沒有宣布自己一行人進入戰斗輪。

    按照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的戰斗規則,在那些蛇人進入劉星等人的視線中時,kp秩序就應該宣布戰斗輪開始才對。

    除非這些蛇人對自己一行人并沒有敵意。

    所以。。。

    劉星立馬抬頭看向天空,發現星之彩正從不遠處飛來!

    正如星之彩的設定那樣,劉星對于星之彩的顏色想不到任何形容詞,因為這是一種劉星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顏色,一種讓劉星感覺自己隨時會被吸入其中的顏色。

    就在這時,kp秩序終于出場了,“因為各位玩家看到了星之彩的真身,并且你們已經收到了星之彩的影響,所以這次你們將會根據自己情況直接損失一定的san值。”

    “劉星,你將會損失1d2的san值。”

    劉星,1d2=1

    還好是星之彩。

    雖然星之彩對于玩家來說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神話生物,但是玩家在初次見到星之彩的時候只會損失很少的san值——成功將不會失去san值,失敗則會損失1d4的san值。

    所以星之彩可能是所有神話生物中讓玩家在初次見到時掉san最少的存在(我覺得應該是,如果各位有異議的話請留言)。

    至于初次見到星之彩之所以會掉這么點san值,劉星估計這還是因為星之彩沒有實體,看起來就是一團不斷流動的顏色,光從外表來看一點威懾力都沒有,所以星之彩對于現的代普通人來說,第一印象就是cg或者全息投影。

    不過當玩家第一次看到星之彩進行捕食時還會進行一次san值檢定,而這次san值檢定是成功失去1點san值,失敗則會失去1d8點san值。

    所以總的來說,星之彩讓玩家失去的san值也不算太少。

    這時那些蛇人也發現了星之彩,所以它們立馬朝著另一個方向逃走了。

    幸運的是,星之彩依舊在追那些蛇人。

    </br>

    </br>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绝恋小说网